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中国年增10万植物人 专家称植物状态并非不可逆


文章出处:未知 │ 网站编辑:admin │ 发表时间:2017-01-11


  昨天,10多年前因保护国家财产和歹徒搏斗,受重伤成了“植物人”的王常也来到了大会现场,如今的他仍在医院康复治疗,已经能说简单的几个字了。

  患者植物状态持续一个月,即可确诊为“植物人”,在植物人附近击掌5次,患者如果有两次“寻声而去”,则可以确诊有微小意识,初步脱离植物人状态。昨天由中华医学会高压氧医学分会主办、南京紫金医院承办的“全国第三届脑复苏、持续性植物状态学术交流会”在宁召开。本次大会将对植物人诊断标准进行第二次重新修订。我国急诊医学泰斗王一镗教授称,“别给植物人带上‘永久性’帽子”,南京紫金医院25年促醒2000余植物人,说明植物状态不是不可逆的。 本报记者 毕晓红 文/摄

  信息速递

  我国每年新增10万“植物人”

  大会执行主席、中华高压氧医学分会脑复苏专业委员会主委王培东教授说,持续性植物状态(PVS)是一种特殊的意识障碍,患者具有醒觉而无认知能力。随着现代急救医学的发展,危重病人死亡率明显降低,临床上可以见到越来越多的意识障碍患者,因而带来了新的医学和社会伦理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因各种原因新增加植物人患者近10万人。患者完全失去对自身及周围环境的认知,有睡眠—觉醒周期,下丘脑及脑干的自主功能完全或部分保存。此类患者死亡率高,致残严重且缺乏有效治疗,给社会及家庭带来沉重负担。

  大会将重新修订 “植物人”诊断标准

  在本次会议上,专家将第二次修订完善“植物人诊断标准”。国际灾难学会理事,南京医科大学终身教授王一镗介绍,临床医生根据植物人评分量表,判断患者是否脱离植物人状态。评分量表分“肢体运动”、“眼球运动”、“听觉功能”、“进食”、“情感”等五个部分进行打分。本次大会新修订的诊断量表加强了对患者“微小意识状态”的确认,比如在患者附近发出声音,患者可寻声而动,偶尔能执行简单指令,就可以判断达到“微小意识”, 初步脱离植物状态。专家称,这样的调整有利于增加医生和患者信心。

  3问“植物人”

  1、“植物人”能不能醒过来,比例有多高?

  紫金医院25年促醒2000余植物人,最长用了3年,最短38小时

  南京紫金医院是由第二军医大学南京军医学院(原南京海军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海军脑血管病治疗中心(1987年)、航潜教研室、高压氧实验室,发展为中华医学会高压氧学会脑复苏研究治疗中心的一个专科性医院,主要从事脑复苏“植物人”促醒工作,是我国最早从事植物人促醒治疗的医疗机构。

  在昨天首场报告中,王培东教授介绍了该院25年促醒2000余例植物人的经验。在2000余例促醒的植物人中,有70-80岁的老人,也有几岁的幼儿,最长用3年时间才促醒,最短的38小时就促醒。通过高压氧为主的综合治疗,植物人促醒总有效率78.3%,高于国外报道的54%-56%水平。

  “我们不断创造”植物人“促醒医学奇迹,改变了植物状态不可救治的历史。”王培东教授说,近20余年的研究可以看到,持续植物人状态并不是不可恢复的,以高压氧为主的综合治疗为患者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早期进行高压氧治疗效果更好,可保护残存的脑细胞,促进脑细胞功能恢复。

  2、究竟是什么力量让“植物人”醒来?

  除了医疗手段外,亲人的呵护也相当重要

  治疗“植物人”,有很多医疗手段,同时亲人的呵护也相当重要。先来看一个具体的案例。

  23岁的武汉小伙子韩春来在当地一工地上,被一场斗殴误伤。其头部被木凳砸伤,胸部被刀刺伤,导致“左肺挫伤、右心室破裂、脑挫裂伤”,被送当地医院抢救,在心脏修补手术中,他出现心脏停跳。术后韩春来虽得以保命,但一直昏迷不醒,被医院判为植物状态,告知家人很难再被唤醒。去年11月30日,父母多方打听,联系到以治疗促醒“植物人”而闻名的中华脑复苏中心南京紫金医院王培东院长,请医院派车将病人接到南京治疗。

  韩春来被接到医院后,王培东院长邀请省内著名的神经内科和脑复苏专家,制定详细促醒治疗方案,采用高压氧、电刺激、针灸等综合治疗手段,其家人也采用亲情唤醒方法,每天和沉睡中的韩春来说话,反复放他喜爱的刘德华的歌。不到一个月,韩春来就有了意识。王培东院长说,严重脑外伤同时心脏贯穿伤,曾心脏停跳5分钟、神志不清4个多月的病人,能被促醒非常罕见。

  王一镗教授说,没有人知道“植物人”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到常人状态。而植物人促醒一年费用约3万元,植物人的促醒重要原因之一是亲人的坚持。

  在南京紫金医院2000余例促醒病人中,父母自己吃咸菜省下钱给孩子治疗比比皆是。本报日前报道的植物人患者王一,因高血压30多岁出现脑中风,导致植物状态。父母坚持7年精心照顾,不停地和他交流,最终唤醒了儿子。

  3、醒来也不能生活自理,值不值?

  王一镗教授说:有尊严地活着是每一个人的权利

  大多数被促醒的植物人,康复之路漫长而遥远。他们生活不能自理,说不了完整的一句话,只能坐在轮椅里。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就是重复锻炼。面对沉重的家庭负担,有的人说这样的治疗值,也有的人问:这样的植物人促醒有何意义?

  “我们只要看到儿子活着就满足了,不管他能康复到什么程度。”植物人王一已经年迈的老母亲告诉记者,“我们不知道还能走多远,但是只要我们坚持,儿子就活得好一些。”

  我国已是世界第一的植物人大国,植物人促醒治疗被喻为二十世纪改变人类生活重大生物科技发明,它改变了植物人没有价值和思维的生存方式,大大提高病体的存活率和个体生命质量,为医学技术伦理意义带来新的挑战。

  对长期植物人,治疗还是放弃?有不同的看法。王一镗教授说:“凡是人均有尊严活着的权利,我们对生命要心存敬畏,不要轻言放弃。我特别反对医生随便给病人贴上‘永久植物人’的标签。在南京2000余例促醒植物人中,有不少患者都是被医生诊断为永久植物人而最终促醒的。”

  王一镗教授说,各国对治疗植物人的态度有所不同。美国在治疗上不甚积极,最多只采用一些维持生命的措施和家人经常性的床边呼唤。而中国传统价值观充满浓浓的亲情,是西方发达国家远远不及的。大多数家人最终都选择不放弃。因此我国促醒成功的病人更多,促醒技术已经走在世界前沿。

  背景知识

  是不是“植物人”症状持续一个月才能确定

  我国急诊医学专家王一镗教授表示,人们常说的“植物人”在医学上称为“植物状态”,主要表现为对自身和外界的认知功能完全丧失。他们能睡着,也能自然醒来;他们能睁眼、眨眼,眼球可以随眼前的物体或者周围的声响轻微地转动;他们还会流泪或露出笑容,但这一切都是无意识的。

  “这样的状态持续一个月以上,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植物人。”王一镗教授说,各国对“植物人”的判断标准不同,美国主张为1个月,日本则以3个月为分界线。我国脑复苏专业组参考目前国际上多数国家的标准,明确持续1个月以上者才能定为持续性植物状态。

  “植物人”和“脑死亡”不是一回事

  有调查表明,我国60%的公众认为“植物人”与脑死亡是一码事。

  专家介绍,脑死亡的病人是不能存活的,其主要特征是自主呼吸停止、脑干反射消失。而植物人有自主呼吸,脉搏、血压、体温可以正常,但无任何语言、意识、思维能力。最直观的判断是,脑电图在脑死亡时呈一条直线,植物状态则可出现一些杂散的波形。因此,脑死亡即可宣布病人死亡,但“植物人”的的确确是活着的。

  车祸窒息中毒等都可能成“植物人”

  专家呼吁:抢救病人应注意脑保护

  据南京紫金医院院长王培东教授介绍,持续性植物状态(PVS)患者病因可以分三个方面:急性脑损伤、神经系统变性与代谢疾病、神经系统发育异常。临床最常见的是外伤性和非外伤性。外伤性脑损伤包括:1、车祸、枪击、暴力、产伤等。非外伤性脑损伤包括:窒息、麻醉意外、电击伤、溺水、心跳骤停等缺血缺氧性脑病;中毒,如煤气中毒;脑血管疾病包括:脑出血、脑梗死、蛛网膜下腔出血;中枢神经系统感染;长时间低血压;低血糖等。临床最常见的是颅脑损伤、缺血缺氧性脑病、脑出血术后、中毒等疾病。

  该院研究报告显示,540例外伤性植物人,1年后恢复意识者242人,占44.8%;而214例非外伤性植物人,1年后恢复意识者31人,占14.5%。外伤性植物人意识恢复情况远优于非外伤性。研究显示,变性、代谢性疾病和先天畸形一旦发展成植物人是不可能恢复的。

  我国急诊医学专家王一镗教授说,现在,临床上有很多心脏病人被抢救成功恢复心跳,但是由于没有进行有效脑保护,造成脑损伤成为植物人。他呼吁,急诊抢救的重点从一开始就应放在对脑的保护上,从医生到患者、家属,都要把“心肺复苏”的意识扩大到“心肺脑复苏”。

  王一镗教授提醒,要减少脑损害,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对心跳骤停、休克等病人及时进行心肺复苏。一旦病人心脏停止跳动,其大脑处于缺血状态,如果不能在六分钟内恢复血液供应,就会造成缺氧性脑损伤,即使活过来,也是植物人。对于生命而言,脑功能才是病人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医生在抢救中用冰块让身体降温到34℃,可以减少脑损伤。患者家属在家中可以找冰块,放在患者脑袋上降温。每降温1℃可以使身体代谢减少10%。




上一篇:没有了